2021欧洲杯:H5游戏“变身”手机页游 新时代到来了

  在2015iWeb峰会上,触控科技CEO陈昊芝宣布Cocos将与白鹭引擎展开深度战略合作,建立“联合的手机页游加速器”,双方将在商业层面和技术层面建立手机页游的标准,并预测明年市场规模突破10亿。但无论是H5游戏还是手机页游,两者其实都是页游。之前我们说H5游戏,现在说手机页游,手机页游无异于进步明确用户定位和方向。而让我们疑惑的是手机页游是否只是概念的转换?从获取的信息看,触控、白鹭在此前均有提及手游页游,而直到QQ浏览器在今年6月份推出一级入口,才明确提出了手机页游。

  触控陈昊芝:为什么定义H5游戏是手机页游?

  在过去,行业里更多看到的是二者的竞争关系,但触控并不这么认为。在国内,Cocos的占有率非常高,本来我们以为3D游戏的风行会让Cocos的市场占有率收到巨大影响,但数据显示,我们比去年的占有率还要高。这是一个很奇特的现象,也代表了当下中国手游市场的环境其实有特殊性:大部分新增用户使用的是千元机,存量市场有大量的低配手机,所以用高大上的3D并不能寻求他们的目标或最终用户。尤其像《梦幻西游》、《大话西游》这种国民游戏更需要考虑设备的兼容性,所以Cocos目前依然是最主流的选择。

  在顶端,我们支持VR、Win10平台、电视;在中间,我们正在拓展3D部分,比如去年国内最火的独立游戏开发商的下一款产品使用Cocos3D开发的;在底端,我们认为H5游戏是短期内商业化利益最大的。

  为什么定义H5游戏是手机页游?如果使用QQ浏览器打开H5,大家可以看到它已经不是H5的模式了。触控和白鹭把引擎的虚拟机集成在了腾讯 X5(QQ浏览器)的框架里,将来它会覆盖京东、大众点评等腾讯系投资的所有的应用,这套框架全部支持Cocos与白鹭的虚拟机。而这个虚拟机支持的游戏在不下载的情况下即点即玩,可以实现原生的效果,这就是手机页游的状态。但今年早期,更多的手机页游开发者是从H5转化过来,产品量级、产品类型并没有真正符合原生厂商的规模和标准,所以才需要过渡时间。

  我们认为明年10个亿是保守的。今年仅腾讯平台,手机页游已经过亿了。假设触控和白鹭不联合,未来手机页游的渠道是数以千计的,没有一个统一的规则是很难进行的。对于开发者来说,他们需要在不同的技术标准上做选择也是很痛苦的。今天我们达成合作,共同推动手机页游的发展这样一件事,是非常重要的节点,也是这个市场真正启动的标志。

  H5游戏与手机页游的差别在哪里?

  触控陈昊芝:过去,H5的性能完全靠浏览器自己的性能支持。过去10年证明,无论是从PC、还是手机上,仅浏览器的性能无法支持大型游戏的效果。此外,还存在加密问题等局限性。第一款页游是德国的Travian,使用的引擎是JS,跟今天所谓的H5是一样的,都是所谓的H5开发的,但真正的手机页游启动,一定不是纯H5的模式,不纯粹是JS开发的。

  (媒体专访,从左到右分别是:白鹭马鉴、白鹭陈书艺、触控陈昊芝、触控王哲)

  触控王哲:早在2012年第一波H5浪潮时我们就已经进去了,开发了Cocos2D、HTML5的引擎,并且把《捕鱼达人》运行在Chrome浏览器上面,且不带插件。但是它有性能、浏览器兼容的瓶颈。往回看,2008年在PC页游的时候,开发有两种,一种是JS 和DOM开发的,不带Flash插件,直接可以运行;另外一种是用Flash插件开发的。到2010年的时候,清一色全是用Flash插件开发的,前面的技术方式已经消失。现在手机页游也是一样,很多公司都在这上面有投入,但这些公司都前浪死在沙滩上,包括我们自己。通过插件方式只是在重演PC页游时代的经历而已,用插件可以有很好的性能的提升,解决兼容性问题,甚至还可以运行3D,很多问题可以迎刃而解。

  白鹭陈书艺:当年的PC页游也不仅是基于浏览器本身,因为各家标准都是不同的,这是没有办法调节。因为Flash诞生了,所以才有了手机页游,今天我们比它更先进一些。我们至少是基于H5标准的,在此之上我们做了一个加强,也就是Runtime,它实现了适配、性能方面的提升,符合第三方服务的要求。比如说H5本身运行、蓝牙、RPS,我们可以保证它的安全性。

  在未来,白鹭将自己定位成技术平台提供商,但我们不仅仅只做技术的事情,还帮助开发者整合更多的资源、第三方的服务以及帮助他们跟渠道获取更好的流量。

  2016年手机页游即将进入爆发期,判断理由是什么?

  触控陈昊芝:人都是被逼出来的,革命、造反都是被逼出来的。有饭吃谁也不会造反,不会跟自己过不去。在过去的一年里,手机游戏中小团队基本都在生死线边缘或者大量倒闭。不夸张地讲,触控过去有很多人出去创业,甚至拿到投资,今天我们发现很多人愿意回来,这是过去我们没有想到的。这是因为,获取流量太难了。第二,渠道还在进一步地紧逼,他们对CP的分成还在进一步施压。

  渠道一方面受到大厂的挤压,中小团队可能连量都要不到,这也是市场的变局。这种情况下,大家要寻求突破。打开QQ浏览器的游戏,前四款游戏每款都有200万以上的激活、导入,且时间都在一两个月之内,在传统的第三方市场,已经完全不能想象,一个新型游戏给一个百万级的激活是没有可能的。这种数据,只有今天的S级产品才有可能享受,而且也不是持续的。所以首先是因为市场进入到了瓶颈期,寻求突破。这是“天时”。

  “地利”而言,不是我们,而是从厂商到巨头BTA,到浏览器到超级APP,大家都有需求。我很感谢乔布斯在智能手机第一天就宣判了Flash的死刑,到今天,8年了,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市场没有Flash,但是还是需要这样一个技术的平台或解决方案,去把流量释放出来,整个行业需要这样一个角色的出现。

  这种联合实际上也是支持的联合。你们很难想象,在2年前第一次赞助iWeb峰会是什么状态,2年后才有现在这么火爆的现场。所以,今天可以看到“人和”,也是人气。

  触控游戏业务体量还是比较大的,十几亿人民币一年,我们希望明年整个手机页游的收入能占到整个市场20%的收入,但这是有难度的。但我们认为10亿还是一个保守的数量。

  韩国子公司在韩国上市,市值1亿美金,明年可能会突破2亿美金,这是超乎我们的想象的。我们的广告业务今年年底登陆新三板,目前在进程中了,且业绩也非常扎实,比如说《花千骨》、《苍穹变》、《SuperCell》的推广,它的估值明年初应该也会超过2亿美金。

  作为触控的主体而言,游戏引擎业务是我们的核心,我们当然希望它能登陆资本市场,但我们不强求,因为跟去年在香港上市的状态不一样了。我们拥有两家上市主体,对于资本没有那么饥渴,不是说靠触控母体才能实现资本化,我们会选择最好的时机,是否具备独立上市的机会。白鹭今年会有资本的操作。

  我们对国内资本市场看好,虽然过去几个月非常波动,但说实话,没有波动的话,像我们这种做资本规划的公司就疯了,如果泡沫放大到7000点、 8000点的时候,可能我们连上市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后面几年都是要填坑的。这种波动是回归理性,而不是崩盘。如果是回归的话,那么未来,它会实现良性上升。我们相信未来10年,中国A股一定是全世界流动性最好的市场,流动性最好就会带来不同板块的高PE,这为无论是技术性的公司还是做产业的公司都带来了海外并购的机会,这是我们选择回来、选择资本化、选择义无反顾支持A股市场的原因。

       蝴蝶互动王凌:H5游戏渠道发行的六个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